图片版权_版权检测_肖像权_外观专利_版权查询_版权交易中心-丰亿铭

商标查询_价格查询_咨询

丰亿铭 141 0

商标查询_价格查询_咨询

2021年4月5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了一项可能对软件行业产生深远影响的裁决。它以6-2的比例裁定,谷歌在谷歌的Android平台上从甲骨文的Java SE API复制11500行代码是一种公平和变革性的使用

法院突破了"变革性"的界限除了确定使用是否与版权持有人的预期用途不同之外,测试还为谷歌带来了一场重大的法律胜利,这一案件涉及极大的利害关系。

当谷歌设计其Android平台时,它允许开发者免费为智能手机构建应用程序,用法院的话说,"让手机更好。"

谷歌希望数百万已经熟悉流行Java编程语言的程序员能够轻松地与Android平台交互。因此,谷歌提供了一个称为API的用户界面,程序员可以通过一系列菜单命令运行普通计算机程序。谷歌知道程序员是熟悉Sun的Java SE API(后来被Oracle收购)中的命令或"方法调用",该API指示计算机执行这些常见任务,因此Google试图模拟相同的指令集。

例如,当程序员想要比较两个整数以确定哪个更大时,程序员会键入"java.lang.Math.max",一种方法调用,指示计算机在API中的其他地方找到执行该操作的程序。这种速记和其他类似的方法使程序员不必通过简单使用他们已经熟悉的Java SE API命令来重新编程数千个常见任务。

而谷歌则为其编写了自己的代码实际执行操作的程序——称为执行代码——它从Oracle复制了11500行代码,使程序员能够使用结构化指令集,法院将其类比为归档系统(称为声明代码)。值得注意的是,谷歌曾四次试图从谷歌获得声明代码的许可证,但谈判破裂,谷歌照样复制了该代码。

法庭上有两个问题:i)鉴于一项允许计算机程序版权的法定条款和另一项禁止版权的法律条款,甲骨文的Java API是否具有版权"流程"和"操作方法";以及ii)假设谷歌的使用具有版权,那么谷歌的使用是否是"合理使用"。"因为法院认为谷歌是合理使用的,而这一发现足以解决有利于谷歌的案件,大多数人没有涉及版权问题。

陪审团此前曾认定谷歌的复制是合理使用的,但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推翻了这一发现,裁定合理使用最终是法官重新审查的法律问题。尽管最高法院同意合理使用审查标准,但法院推翻了联邦巡回法院关于案情的法律结论。

在作出裁决时,法院分析了《美国法典》第17卷第107节中的四个法定合理使用因素:i)版权作品的性质;ii)使用的目的和性质;iii)所用部分的数量和实质性;和iv)市场效应。

关于第一个因素,法院承认,声明代码是计算机程序的一部分,该程序受到《版权法》的明确保护。然而,声明代码与诸如"计算任务的划分"等非版权观念"密不可分""将任务组织到我们称之为文件柜、抽屉和文件中",以及程序员熟悉的特定命令,如"java.lang.Math.max"。相比之下,可版权保护的实现代码——谷歌没有复制——需要大量的创造力来开发以供使用。"因此,与执行代码不同的是,法院声明,声明代码"比大多数程序从版权的核心出发更深入""因为它的价值不是源于它的创造力,而是源于它鼓励程序员学习该系统,以便使用Oracle实现程序的事实。

关于使用的目的和特点,法院认为谷歌复制声明代码是"变革性的"尽管谷歌使用该代码的目的与Sun开发该代码的目的完全相同——让程序员能够调用实现代码中的特定函数。谷歌使用Sun Java API中的声明代码"创建一个程序员可以轻松使用的新平台[用于智能手机]…符合版权本身的宪法目标…"[t]为了促进科学和实用艺术的进步"(引用《美国宪法》,第一条第8条第8款)。"法院强调,虽然Sun为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创建了API,但谷歌"重新实现"了智能手机程序的API"仅在允许程序员调用这些任务而不放弃熟悉的编程语言的一部分并学习新的编程语言的情况下。"因此,谷歌以一种变革性的方式使用Sun Java API代码,让已经熟悉它的程序员能够使用新的Android平台为智能手机开发程序。

关于所使用部分的数量和实质性,法院强调,谷歌在286万行代码中只使用了11500行,这相当于0.4%,而且大多数Android代码都实现了谷歌重写的代码。根据法院的说法,武汉专利代理,声明代码不应单独查看,因为谷歌的目标是允许程序员熟悉Sun Java API指令集,并在Android平台上为智能手机编写新程序。如果开发者被迫学习新的命令语法,他们也不会那么愿意为智能手机平台开发新程序,这与版权法的宪法目标不一致。"从某种意义上说,声明代码是[谷歌]释放程序员创造力所需的关键。"因此,法院在实质性因素上也为谷歌做出判决。